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资讯 > 热点
“浴火——赵奇画展”亮相国家画院美术馆
时间:2016-01-20 15:18
来源:美术传媒网
点击:1178
摘要:

                                                                                    发布时间:20150916 作者: 来源:

由中国国家画院、中国美术家协会、鲁迅美术学院主办的浴火——赵奇画展”,2015913日在中国国家画院美术馆开幕。这是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专题画展,因此,也可以将这次展览看做是一次具有特殊意义的美术活动。 


                                     1987年 《首战平型关》

1987年 《首战平型关》   

出席开幕式的领导、嘉宾有文化部艺术司副司长明文军,中国国家画院院长杨晓阳,鲁迅美术学院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韦尔申,文化部艺术司美术处处长刘冬妍,中纪委驻文化部纪检监察局办公室副主任李静月,中国艺术研究院副院长田黎明,中国美术家协会副秘书长杜军,中国国家画院副院长张晓凌、张江舟、赵卫、曾来德,中国国家画院国画院研究员谢志高、王迎春、李延声,中央民族大学副校长殷会利,中国国家画院国画院研究员、中国艺术研究院国画院艺委会主任赵建成,中国国家画院国画院研究员、武警创作室副主任苗再新,中国国家画院研究员、中央美术学院国画院副院长李洋,中国国家画院创研部主任纪连彬、副主任何加林,中国国家画院国画院副院长范扬、梁占岩,中国国家画院国画院秘书长陈鹏,中国国家画院美术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高天民,中国国家画院美术馆执行馆长陈风新,中国国家画院办公室副主任乔宜男,中国国家画院教育培训中心副主任邱雷,中国国家画院国画院研究员孔紫、张立柱、史国良、王永亮、林容生、陈钰铭、王辅民、李晓柱,中国国家画院美术研究院研究员朱其、陈明,首都师范大学教授彭华竞,著名画家李乃宙、李爱国、韩敬伟、齐鸣、甘长霖。并参加浴火——赵奇画展研讨会。  

   中国国家画院院长杨晓阳,鲁迅美术学院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韦尔申先生致辞,中国艺术研究院副院长田黎明先生致辞,中国美术家协会副秘书长杜军先生致辞,画家赵奇先生分别致辞。开幕式由中国国家画院常务副院长卢禹舜主持。

 

                                  1987年《大刀队喋血喜峰口》

1987年《大刀队喋血喜峰口》

     赵奇几十年来坚持着抗战题材的创作,他画了大量的作品。我们看到,他不是为了完成创作任务、为了参加展览而绘画的,他的作品是自觉的、内心的一种生活,他的行为体现了知识分子独立思考的品性。应该说,抗战的内容,在赵奇的绘画中占有很重要的份量,因为我们知道,他还有其他方面的创作。他以自己的语言、自己的审美方式表达着自己的感动,在画面的处理上,他的每一幅作品都十分细致,十分讲究绘画本身的感染力。

   赵奇的作品以恢弘的气势歌唱着血肉长城——中国人民在国家和民族遭到日本侵略者践踏和蹂躏的时候做出的伟大牺牲,这是赞美死亡和精神的不朽。——浴火而生,人类面对着灾难,面对自己酿就的灾难不应该仅仅是愤怒和仇恨,不应该仅仅是回忆,战争拷问着人的道德和良知,对于战争的反省,任何时候都是必要的。谁都知道战争是丑恶的,可是它仍在继续,因此,赵奇的绘画作品所表现出的内容,其实也是艺术的永恒主题。

           

  2001年 《英雄的逝去》 

   这个展览具有着很大规模,一个画家抗战题材的作品,就可以摆满楼上楼下的全部展厅,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这个事实本身引起了大家的广泛关注,但是,还有一点更为重要,是赵奇的这些作品的创作过程。赵奇坚持的是走深入生活的道路,他坚持着自己收集资料,坚持着去战争故地考察,他的这种坚持,是坚持了从历史的本来面目出发,避免了图解战争,避免了这类题材在绘画上经常出现的重复、空洞和一般化的毛病。

   赵奇极力地反对着媚俗,这是他创作抗战作品的初衷。这次展出的作品,从1979年的《九一八》到今年完成的《一条大河》、《暗夜》等,我们看到了其中的感情线索,一种根植于土地,一种农民一样的眼光和心思。他是在这个基点上,观察生活,观察世界带给人的无奈。

   在这次展览中,赵奇把以往被美术评论家称为史诗性的连环画拆解开来,依照视觉上的效果,将画面重新组合,重新结构。放弃了原来作品在文学方面的表达,这实际又是一种新的创造——突出绘画展览的意义,突出其它艺术形式所不具备的魅力。通过赵奇的作品,我们深刻地感受到了这一点。

   一个人的画展,现在我们可以理解不是个人的意思,它是面对战争集体的一种反省,这就意味着大家都在关心着家园。通过艺术生活,我们获得着理智,获得着力量,它可以使我们走向一种崇高。

   据悉,展期将持续至921

 

 

                         

1981年《九一八》   

 

浴火·重生

   

 

   赵奇《浴火—赵奇画展》作为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的专题展的展出有其特殊的意义。战争是残酷的,无论非正义的战争和正义的战争,国破家亡,生灵涂炭;战争的记忆是难以磨灭的,恶魔横行,哀鸿遍野;战争是无法避免的历史负形,刻骨铭心,罄竹难书;而刚刚过去半个多世纪的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更是中国历史中无法诉说的一场噩梦,成千上万的同胞被屠杀,不计其数的兄弟姐妹被蹂躏,大好河山被践踏,民族存亡受到威胁,“中华民族到了最危急的时刻。”赵奇的创作除了长期的关注和表现东北黑土地上人民生存状态外,最多的最关注的就是在这场战争中的东北普通民众和民族英雄的表现。中国人的抗争是被动的,弱势的,然而这场抗争是坚决的,背水一战,没有退路和后发制人的,而且是必定要胜利的。赵奇的表现并非宏大场面,也不集中在其重大的胜利战役,而将焦点放在最后决定战争胜利的主体—人民,民族英雄的一个个活生生人在特殊时代背景下的深刻表现。

   黑土地是沉默的,这片土地上的人勤劳善良,他们默默地世世代代生息在这里,当侵略者的铁蹄踏上这片土地时,政府的腐败无能,东北军的大举撤退,使大好河山一夜沦陷于黑暗之中。千千万万的无辜百姓惊慌、无助,忍耐、悲哀,但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惨无人道的血腥屠杀使这里的人民终于惊醒,不反抗就无以生存,不站起来民族就要灭绝,杨靖宇、赵一曼,民族英雄和普通百姓抱定一个信念,必死抗争,赶走日寇。赵奇长时间地沉浸在这段历史中,他笔下的人物,质朴,沉默,他描写的手法,执着,写实,营造着一种没有鲜亮的色彩,没有高光,没有奇特的布局,没有丰富的背景,甚至没有完整的交代到画面并未完成——这是无法完成的画面,这是无以言说的历史,赵奇用笔的生涩苦辣,用色的不明色相,章法的撕裂空白,形象的平淡无表情,看似写实而点到为止的点线,构成了他似乎没有表现的表现。似乎没有写意的写意,大写意。我倡导大写意,但当前的画坛充斥着大量的有写而无意,伪写意。写意是一种精神,一种观念,一种内含,一种本质,并非表面的方法,材料、画种,也绝非一种口号。还是让我们看看赵奇的画展吧,是否对赵奇,对中华民族经历的灾难,对写意的观念从技法到哲学、从器至道能够得到重生。祝画展成功!

                                                                                                                                                                                                                            杨晓阳

                                      2015年8月28日于荷园

中国文化报 美术文化周刊 版权所有 京公网安备110105001990 Copyright ©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lc7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