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阅读排行
释放自己 净化自己
时间:2016-03-11 15:04
来源:
点击:1431
摘要:

    作为空间转换器的门本身就是时代的象征、文化的浓缩。我作品中的门力求让它既具象又抽象,它出于中国传统建筑,却并不存在于现实里,它应该是一个典型的、概念的中国“门”。我想表达出它那种可以倚靠、依偎的沉稳坚实和厚重,也想让它同时拥有沉重涩滞和幽暗的特征,我认为这样的门才会使“推”更具有实际意义。

    我们这个时代的人似乎有着一扇无形的门,自己不愿出来,别人也别想进去。这种对封闭的门的依赖好像不是“出去”就能解除,它需要对流,需要外面的进来。在我的《推门》系列作品里,山岭、溪流、花枝、秋叶、村寨、荷塘都冲开或延伸进了半掩的门,飘然进入门内,而“门”也似乎置于自然之中,没有了内外之别。它们失去了彼此分割的隔绝与对立,融汇在同一个空间里。这是一个理想的空间,一个梦境的空间,一个虚幻与浪漫的空间。这种没有实物阻隔、没有心理羁绊的空间仅存在于我们的向往中。

    虽然在早年的自学中我一直钟情于西画,大学的专业又是版画,但在出于无奈而弃置自己的专业时,我极其自然地拿起了毛笔,徜徉在笔墨的涂抹和挥洒里。丝网版的36件《推门》作品,除了“门”的形象是通过木版完成外,其他全部都来自我的水墨和重彩的写生与创作。将中国画的笔墨转变为版画元素,将中国图式带入具有当代观念的“构成”中,让这些作品从形式到内容都透着中国味,这是我对这批作品的定位和要求。在这个展览仅有的两件木版画作品中,刚完成的《推门·仰君子之风》尺幅最大,为五个画面的排列组合。“门”后如中国画立轴的图式展现的是几个世纪以来家喻户晓的题材——梅、兰、竹、菊。关于“四君子”的定论古已有之,我并不想为它赋予新意而把它作为观念的呈设:画面正中为两扇半开的空门,你想在那儿放置什么?“君子”之德应该为我们所仰……这也是我们这一代艺术家的中国文化的基因和背景决定的。《推门》系列作品就是这些年我在“国画门”和“版画门”之间流连的写照和感悟。

    这批作品从计划、构思到完成、展出跨越了5年时间。其间一个偶然的机缘影响了我后期的创作:有朋友问我为什么作品中的门都那么沉重,为什么不能好看点?这话击中了我,促使我重新思考和定位“门”在作品中的概念和形象。2014年至2015年创作完成的作品,墨迹、色迹营造的抽象空间里有了红、黄、蓝、绿的门,我在其象征性上拓展了原意,赋予了它更多的意义。这些门有的是画面构成不可或缺的支撑,矗立在纷繁变幻的空间里,寓意着正气、正直、正义;有的又几乎透明,似乎超越了空间区域的阻隔与分离,变成了彼此理解和联系的桥梁。面对《推门》系列作品,我试图引导观者从象征与联想方面进入画面,和我一起推开那一扇扇“门”,实现与作品的交流和沟通。


中国文化报 美术文化周刊 版权所有 京公网安备110105001990 Copyright ©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lc7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