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鉴藏 > 名家鉴真
李震坚最好的艺术,都在这了
时间:2017-12-19 16:54
来源:
点击:2006
摘要: 在20世纪五六十年代,中国画坛出现了很多地域性和个人性的人物画面貌,其中,“浙派人物画”就是最具代表性的画派和艺术群体之一。而在这一群体中,李震坚是极为重要的一位。4月16日至26日,由浙江省文化厅、中国美术学院主办,浙江美术馆、中国美术学院中国画与书法学院承办的“李震坚艺术展”在中国美术馆举办,共展出李震坚人物画主题创作、水墨人体、山水花鸟和素...

   在20世纪五六十年代,中国画坛出现了很多地域性和个人性的人物画面貌,其中,“浙派人物画”就是最具代表性的画派和艺术群体之一。而在这一群体中,李震坚是极为重要的一位。4月16日至26日,由浙江省文化厅、中国美术学院主办,浙江美术馆、中国美术学院中国画与书法学院承办的“李震坚艺术展”在中国美术馆举办,共展出李震坚人物画主题创作、水墨人体、山水花鸟和素描速写作品近200件,较全面地反映了李震坚不平凡的艺术人生和他所践行的面向实践、歌颂生活的艺术精神。


    从“神童”到集大成者


    李震坚1922出生于浙江省缙云县河阳村的一个书香世家,自幼便显现出极高的绘画天赋,四五岁时就喜欢以毛笔画鸡描狗,逢年过节还为乡邻书写对联,八九岁上小学后更酷爱书画,这使得他在乡里有了“神童”的美誉,乡贤楼狮山父子也青眼相加,主动给予指点。楼狮山是前清贡生,世代书香门第,以耕读为生,见李震坚资质聪颖而且用功,遂常到他家中予以指教,当居住在杭州的儿子楼辛壶归乡省亲时,又率儿子到李震坚家,把儿子携来的山水、书法原作给李震坚临摹。他的启蒙,使李震坚从儿时的任意涂抹,逐渐进入传统绘画、书法的门径,打下了较为扎实的传统书画根基。


    1947年,李震坚考入中国美术学院前身——国立杭州艺术专科学校国画系,受业于黄宾虹、潘天寿、吴茀之等,学习山水、花鸟画,后又跟从莫朴等学习素描、油画,毕业后留校任教。


    从上世纪50年代初起,李震坚就开始专攻中国意笔人物画,主要致力于现代题材人物画的研究、创作与教学。在对中国现代人物画的探索和实践过程中,他学习、运用现实主义创作方法,在继承中国画优良传统之余,又吸取了西洋画的长处,融会贯通,将素描的造型结构和适度的明暗关系融入到传统水墨画的技巧中,通过用笔的变化把握形象特征,达到“应物象形”“形神兼备”的艺术效果,从而加强了传统水墨人物画的表现性,衔接了写实人物与传统水墨语言之间的隔膜与断层。80年代起,李震坚投入极大精力与时间,进行水墨人体画实践,创作出上百件水墨人体绘画作品,这批精彩的人体画,既吸收了西画的因素,又将中国山水画、花鸟画、书法的技法融入其中,造型准确概括,用笔简练明确,充分体现出中国画洗炼传神的艺术特点,得到社会的一致肯定。


    充盈的生趣源自真性情


    纵观李震坚各个时期的艺术创作,始终呈现着他热爱生活、心怀人民的情怀和对艺术真善美的追求,这与他的生活环境和秉性质朴有关。


    李震坚早年的生活和性情使他养成了亲近群众、贴近生活的创作习惯。他非常重视生活的感受,除走遍浙江的山山水水外,又远赴安徽、江西、福建、内蒙古、甘肃、新疆、云南等省区,每到一地,他都认真写生,留下了几十本大大小小的速写,以炭笔、铅笔、钢笔、圆珠笔、毛笔等各种工具记录了自己在各地的见闻。他的人物画内容以代表人民大众形象的现实人物和革命历史题材为多,所作人物、山水、花鸟皆充满了大自然的生趣美感和画家热爱生活的朴实情感,如其《在风浪中成长》、《妈妈的新课题》、《井冈山斗争》等一大批现代人物画名作。由于李震坚在中西绘画两方面都具有深厚功力,因而他的素描速写也十分精彩,这些数以千计的写生作品完全来自于生活,和他的国画作品一样具有极高的艺术价值,成为学子们学习的典范。


    李震坚一生潜心艺术教育,成就卓著,桃李满园。刘国辉、杜滋龄、王涛等艺术家,都是他的学生。“生活是创作的源泉,我父亲在带领学生体验生活、教学的同时,除了给学生示范外,也是在不断提炼自己。平时他速写本从不离手,时时收集生活素材,以备教学创作之用,厚积薄发。”李震坚之子李邨说,“父亲深入生活是为了在作品中更好地展现人性健康、朴实、真实的特点。黄宾虹先生曾经说过‘德高能导致超凡的技能’‘画品之高,根于人品’。父亲一生淡泊名利,谦虚谨慎。对学生、朋友、同事以诚相待。对绘画创作精益求精,他的德与品都充分体现在自己的大量绘画作品中。”


    新浙派人物画研究仍不足


    中国美术学院副院长杭间认为,李震坚所代表的“新浙派人物画” 在当前还未得到艺术界足够的关注和研究。“作为20世纪中西艺术交汇背景下,中国的艺术家思考如何在作品中密切与时代和社会的关系,通过写生改造传统技法,并确立新的艺术风格的重要尝试,浙派人物画的价值还远远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和认识。”杭间介绍,李震坚与周谷昌、方增先、宋忠元、顾生岳被美术界尊为浙江人物画的“开山老五”。上世纪50年代,张仃、李可染、罗铭在北方发起的山水写生变革,与李震坚、周谷昌、方增先等在南方的人物写生变革在现代艺术史上遥相呼应、蔚为大观,是中国传统艺术样式面向“现代”转型的伟大“突围”。浙派人物画正是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应运而生,并直接影响和促进了整个中国人物画的发展,至今仍在延续。但90年代以来,随着对艺术创作领域“现实主义”的扬弃,以及新文人画和当代水墨的兴起,“新浙派人物画”有逐渐淡出视野之势,艺术史上也没有得到进一步研究。


    “我至今仍清晰记得70年代末第一次看到李震坚、杨之光、卢沉等先生的《工农兵人物写生》时的震撼和喜欢,即使在多年后,我在看了许多中外美术博物馆的名作后,也依然为当年他们的写生所呈现的劳动者的健康和他们的新国画人物所传达的质朴刚健的气息所感动。这是‘写生’的伟大之处,它将艺术家和对象的灵魂融合在了一起。”杭间说,“也许有人会问:浙派人物画到底为后人留下了什么?是新笔墨,是专业性素描,是勇于创新的探索精神?是在创作中运用、变革和发展笔墨的经验,还是直面当下现实的人文情怀?我想,这个展览给了人们最好的答案。”


    “一件不留”的整体捐赠


    作为新中国美术史上具有很高地位与影响力的艺术家,李震坚的作品自然也是浙江美术馆征集的重要对象之一,这对构建浙江美术馆现代浙江籍美术名家的典藏体系意义重大。


    1992年,李震坚逝世后,他的家人曾先后向浙江省博物馆和缙云博物馆各捐赠了100余件人物画作品。2014年8月,李震坚家属再次向浙江美术馆捐赠了李震坚中国画、素描、速写等作品共计4028件,这是迄今为止浙江美术馆接受数量最大的整体捐赠,也是继上世纪50年代黄宾虹捐赠以后,浙江省最大规模的一次捐赠。“早在2013年浙江美术馆就曾多次与李震坚先生的家属接洽,达成了初步征集意向。2014年6月,李震坚先生家属愿意将珍藏的李震坚作品(计有国画作品322件,书法12件,素描、速写、画稿3624件;手稿文献67件,合计4025件)为浙江美术馆永久收藏。这批作品是构成李震坚先生一生艺术创作成就的主要部分,是一笔宝贵的艺术财富,对研究李震坚艺术成就和中国当代人物画创作有着极高的学术价值。”斯舜威说,最令人敬佩和感动的是,李震坚先生的夫人——90多岁高龄的张雪芝女士最终做出了“一件不留” 倾囊而出的决定,最后又补捐了仅存的3件国画,这也使得本次捐赠数目最终达到了4028件。至此,李震坚先生的所有作品都交付给了国家,包括子女在内的所有家属一件未留。


    为弘扬李震坚的艺术成就和精神,表彰捐赠,浙江美术馆曾于2014年10月举办了“李震坚作品展”,并编辑出版了全新的《李震坚作品集》,较为全面地体现了李震坚的艺术成就。


    “此次在中国美术馆展出的作品是从李震坚先生捐赠作品中精选出来的,是李震坚先生一生扎根人民、热爱人民、描绘赞美人民不平凡艺术人生的反映,他高超的艺术才华和无私奉献的精神,值得我们永远缅怀和敬仰。”斯舜威说,未来浙江美术馆将继续紧紧围绕“百年文脉梳理”和“百年美术征集”的学术思路,充分利用馆藏资源,加大自主策划力度,通过高品质的研究和展览,进一步宣传和推广捐赠艺术家们的杰出成就,发挥藏品的社会效应,取得更大的社会影响。


上一条:没有了!

下一条:李苦禅作品鉴识要点:欲识其画必先知其人

中国文化报 美术文化周刊 版权所有 京公网安备110105001990 Copyright ©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lc7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