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大视野 > 书法
启功为刘乃崇批改诗文
时间:2016-07-15 14:05
来源:中国文化报·美术文化周刊
点击:1269
摘要: 启功先生1938年第三次走进辅仁大学,陈垣校长安排他讲授“大一国文”后,他兢兢业业执教,用丰富多彩的教学方法,引起同学们的学习兴趣。他曾带领学生们走出课堂,开拓视野丰富阅历,有许多动人的故事。笔者有幸聆听著名戏曲理论家、评论家刘乃崇先生讲述启功先生讲授大一国文时的趣事。

    启功先生1938年第三次走进辅仁大学,陈垣校长安排他讲授“大一国文”后,他兢兢业业执教,用丰富多彩的教学方法,引起同学们的学习兴趣。他曾带领学生们走出课堂,开拓视野丰富阅历,有许多动人的故事。笔者有幸聆听著名戏曲理论家、评论家刘乃崇先生讲述启功先生讲授大一国文时的趣事。

    刘乃崇先生是天津杨柳青人,历史学家刘乃和之弟,从事戏剧研究和创作,为著名戏剧评论家。乃崇先生1946年在辅仁大学国文系二年级读书,那年启功先生讲授的课程是《诗选》,启功先生对每位学生的作业都认真地审阅批改。乃崇先生留有启功先生为他批阅过的习作、诗稿四页,弥足珍贵。这四页作业上共有小诗六首,每首都有启功先生的批语,如对五言和七言诗批曰:“五绝二首,音吐属自然;七绝二首意境俱有佳。”对另一首《十月初一》,则批曰:“命意精警,亦有佳句。”启功先生批阅的字里行间,可以看出先生当年教学勤勉认真,对学生诲尔谆谆。乃崇先生说,他那时已经加入了中共的外围组织“祖国剧团”,参加了反饥饿、反内战、争民主的学生运动。在作业中不免流露出思想进步倾向的诗句,如“人间失太平”“浊事待谁清”等,先生批改时也用朱笔圈点,并批曰“怀抱嵌奇,吐属磊落”,及时给予肯定和鼓励,可以看出先生不仅重视学生的学业,也支持学生的进步思想。

res03_attpic_brief (1).jpg

启功批改刘乃崇和诗

    1947年底,乃崇先生曾积极参加进步的戏剧宣传活动,在著名戏曲活动家马彦祥先生的主持下,由四维儿童戏剧学校师生排演了田汉先生编写的,具有强烈现实主义色彩的新作《琵琶行》,由著名导演李紫贵任导演,请了著名演员李宗义、梁小鸾、白家麟参加演出。彦祥先生还请了美术家叶浅予担任舞美设计、音乐家杨大钧担任音乐指导。杨大钧先生当时是北京师范大学音乐系的教授,音乐界称他是平湖派的琵琶大师,琵琶家刘德海曾向他学艺。启功先生当时正巧在国文系课上讲《琵琶行》,就想到配合课堂教学请杨大钧先生到辅仁大学举行一场琵琶演奏会。经过启功先生多方联系,精心筹备,于1948年元旦刚过的第二天晚上在辅仁大学小礼堂,一场琵琶名曲演奏会隆重举行。演出开始前小礼堂已座无虚席,启功先生陪同杨大钧先生进来,简短介绍后,杨先生开始演奏,连续演奏了四支琵琶曲,其中包括他最拿手的《十面埋伏》。演奏的时候全场灯光全部熄灭,点上蜡烛,别有一番风趣,学生们反响很好。

    这场演出之后,启功先生还创作了一首七律,题为《丁亥冬夜烧烛听杨大钧先生弹琵琶》,原稿用毛笔写在一幅小笺上,赠给刘乃崇:

    劳人不复梦钧天,古调新声忽并传。

    广坐威音真人圣,深灯永夜欲通禅。

    秋江冷浸迷离月,紫塞横飞莽荡烟。

    莫辨中怀哀乐意,吟魂长绕四条弦。

    此诗1984年编入《启功韵语》时,先生改题目为《听杨君大钧弹琵琶》,第七句“莫”改为“不”字。此诗后来又收录于《启功全集》第六卷。

    乃崇先生对这次演奏会有记载,并步启功先生之韵和诗一首:

    三十七年元旦,初会杨大鈞先生,得共研究田汉先生巨作《琵琶行》,翌日先生来辅仁演奏,元师有诗记盛,因和一律呈政。

    生逢盛世说开天,谱就新歌到处传。

    误国声中悲走马,操戈室内宁安禅。

    琵琶懒奏清平调,灯火频疑古燧烟。

    别有伤心谁解识,弹来幽怨号神弦。

    启先生读过乃崇先生诗后,又有圈点。乃崇先生诗的第七句原作“穷出新词称老大”,先生圈去后改为“别有伤心谁解识”。最后批曰:“偶句不可过拘,宜拓得开,便有新鲜境界,结句可对可不对也。”给予指导和鼓励,真是亲切感人。

    (作者为《启功全集》出版委员会主任:侯刚


中国文化报 美术文化周刊 版权所有 京公网安备110105001990 Copyright ©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lc787